覺得這次有一些可分享的,臨時起意紀錄一下。

案主是一位收費高我很多很多的全職療癒師/執行師。(開場就歪樓XD)
基於保護隱私原因,會刪除部分對話內容跟模糊敘述細節。
看見自己的真實確實是需要勇氣的,以下簡稱勇者。

我們合作已經一段時間了,勇者是個很願意敞開心探索自己的人。
勇者本身提供很多能量療癒的服務(信念拔除、寵物溝通、靈體溝通等等列不完),有面對面的也有遠距的,還有其他的靈性服務跟授課。
對於已經在給收費服務的工作者,還願意往內去探索的人,我個人是給予正面肯定的,走過的人會知道此路有點顛簸😆。

(前端已經我們進行了一段時間,這是中段了)

勇者分享自己提供很多療癒的個案,都會在事後關心跟詢問被服務的案主們,都有給予很好的回饋,但總覺得自己想要再付出些什麼。

勇者:會這樣做是因為怕自己做的不夠多不夠好,我想要證明自己、我想要做的更好!我對自己要求很高!

大衛:疑?我有一些話想說可能有點刺激,可以嗎?

勇者:好。

大衛:在先前有提到妳破壞了某個團體中的約定,覺得內疚,而且不是第一次破壞。這部分跟妳剛剛說的對自己很嚴格要求很高部分,我有點對應不起來?這是什麼?(還說了一些比較刺激內容,陳述一些事實情況,我不是要評判勇者喔,內容略)

勇者:我現在覺得很內疚,我沒有想聽你說這些。你說的我都知道,我都了解。(情緒難過中)

大衛:妳需要的是什麼?

勇者:(沈寂一段時間)我需要一個空間,有人可以聽我說話。

進入一大長段的沈寂,同時有很多的情緒在流動著。

然後勇者劈裡啪啦的說了很多⋯⋯含有很多的情緒跟內疚,略。

大衛:妳願意原諒自己嗎?

勇者:疑!最近上課才上到原諒自己是最終解!可以擺脫自我傷害、內疚的惡性循環,你怎麼這麼剛好問這個問題?

大衛:不知道,我只是想到就問妳了!

勇者:好!我要原諒各個層面的自己!(過了一會兒)現在覺得好開心啊!謝謝你。

大衛:也謝謝妳願意讓我問問題,謝謝妳的包容。

隔天
勇者自己鼓起勇氣主動去修復跟團體之間的關係,並表示內心放下了很多。

深刻的體驗到療癒師也只是個凡人,只是對於外在環境的發生、對於生活的感受可能比一般人還要細緻深刻。希望大家好好愛護你的療癒師,如果真的不小心把療癒師蹂躪弄受傷了,沒關係可以讓他來找大衛整合一下😆。(找別人也可以~)

回顧
後來想了想,我當時應該是感受到深深的無價值感、有罪的感受,就像是一個惡性循環的無窮迴圈,稍不留意就掉入這個陷阱,這樣能量有一天終會自我耗竭的。

其實我不一定理解勇者故事全部的樣貌,我也有自己的關卡與情緒要去看見,而我試著用過去的類似經驗去靠近這個情緒與困境,一起在這個空間探索其他的可能性、支持這次的個案過程。

這邊可以做個小小的練習呢!如果願意探索自己更多的可能性可以試試看唷!

癒見練習
生命中的你/妳是如何不斷懲罰自己,讓自己可以不斷的受罪呢?
有内疚(Guilt)情緒嗎?有羞耻(Shame)的情緒嗎?或是其他的??
拿出紙筆細細的列出來…
1.
2.
3.

無論這些是什麼,今天你/妳願意原諒自己嗎?可以放下不屬於自己的情緒跟信念嗎?

雖然只是個小練習,可能沒辦法處理所有的狀況,實際問題也許要複雜許多,就只是當個對自己的覺察練習囉😊!
寫完的這張紙可以燒掉或丟到垃圾桶最後是送到焚化爐燒掉,讓這張紙化成祝福。

如果你對我的文字有一些共鳴,歡迎按讚分享!或是私訊我預約個案也是可以的☺️

深深的祝福
大衛

※原文勇者同意此篇匿名公開分享。
※本篇只是我的個人紀錄,文字僅供參考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