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大師對談 專訪奧修能量平衡治療大師 阿努 Anugyan 6/6

賴佩霞:女人要如何做到的健康地看待自己的身體?

阿努:有一種觀看自己的靜心,非常具有挑戰性。你可以坐在鏡子前面,看著自己,剝開層層的批判,面對自己最不喜歡的部位。這個練習,是要讓你面對自己不喜歡的身體部分,剛開始會引發很多心裡的不舒服,甚至痛苦,但只要你繼續,你會發現在痛苦之內的核心,其實都是對自己很深的愛。當你連結到那份愛,你會開始愛上原始的自己、全部的自己,然後身體也將會因此而改變。身體會成長,你不會再像以前一樣那麼厭惡自己的身體,因為你改變了,身體也改變了。

與大師對談 專訪奧修能量平衡治療大師 阿努 Anugyan 5/6

賴佩霞:我們如何幫助自己放鬆身體,讓自己活得更健康?或是有沒有某些特定的呼吸方式,可以建議我們使用?

阿努: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充滿規則、標準、制式化的世界。而大多數的人對於這樣的環境通常會心生抵抗。然而當身體出現緊張,就會以特殊的姿勢持守著這分緊張,無論我們有多麼不喜歡這樣的現象,依舊必須與之共存,否則我們將陷入更大的焦慮跟混亂。

我們可以做的是,想像自己在扮演一個角色,譬如一個必須社交的商人,但試著在其中放鬆。在緊張中放鬆,是一種非常有趣的狀態,你反而會因此放開緊張。例如,需要參加一個商務會議,卻打心底不想去,這就會產生抵抗,也會影響到身體。何不與商務會議一起放鬆,與緊張一起放鬆,去感覺身體裡那已經形成了的緊張和疼痛。盡可能將氣吸到那裡,放鬆身體那個部位。讓放鬆的身體支持當下需要面對的情境,否則持續抵抗,將造成身體更大的緊繃。很奇妙,如果我們接受內在有緊張,身體就會自然放鬆下來。

不需要呼吸技巧,我喜歡自然呼吸,有時我就是悠閒地坐著,
自然地深深吸一大口氣;當精神放鬆,身體自然會跟上。

與大師對談 專訪奧修能量平衡治療大師 阿努 Anugyan 4/6

到了一九八0年左右,按摩對我來說相當新穎。當時我的女友在普那奧修社區接受訓練,回到倫敦之後幫我做個案。她很深地觸碰到我的肋骨,讓我深入呼吸,當時我感覺自己好像一個飛在空中的氣球,突然進入一個非常神聖的靈性空間。那次的經驗讓我體會到身體的奧秘與神聖。於是我就這樣慢慢朝那個方向前進,也到普那待了四個月接受訓練,開始練習動態靜心、昆達里尼靜心,與門徒一起聚會,生命因此變得很有力量。從那時候開始直到今天,身體工作對我來說純粹是一種享受,不是為了賺錢或維生。

在緊張中放鬆

身體知道所有事情

賴佩霞:身體喜歡什麼?

阿努:身體喜歡被碰觸,喜歡行動,喜歡伸展。我喜歡某人碰觸到我身體的痛點,停在那裡,給我時間在當中感受和呼吸,然後釋放。身體也喜歡擁抱,喜歡被支撐,喜歡被挑戰,這就是為何瑜伽的一些伸展活動,能帶給人心靈上很大的滿足。

與大師對談 專訪奧修能量平衡治療大師 阿努 Anugyan 3/6

賴佩霞:個案進行之後,通常會給你什麼樣的回饋?

阿努:沒有一個人的身體是完美的。當我不帶批判、願意碰觸和支持個案的身體時,就能釋放他們身體中的情緒和感受。

相對地,他們也能回饋給我正面的能量,讓我重新調整,同時也獲得力量。記憶中有過好幾次非常美好的特殊體驗。

告訴你一個我年輕時經歷過的不可思議。那一次,我是接受按摩的個案,躺下來之後,我慢慢感覺到失去身體的界線,整個身體消失了,似乎沒有在思考,沒有在呼吸,沒有在感覺,沒有在聆聽,同時有一個巨大的感知,覺察到我就在那裡,而身體就是一個生命的容器。我發現,這不僅僅是身體上的情緒釋放,更多的是在心靈上的交流和對生命本身的感動。這樣的經驗讓我的身體、情感變得更加敏銳、細膩。從此,當我跟人擁抱,不僅可以感覺到對方的身體,同時也能感受到人內在的神聖。

與大師對談 專訪奧修能量平衡治療大師 阿努 Anugyan 2/6

充滿愛的按摩

真正觸碰你的內在

賴佩霞:在台灣,普遍的按摩手法多是屬於用力的,所謂痛則不通,通則不痛,越痛越通。但我知道,具有靜心品質的身體工作者,使用的方式完全不同。我想瞭解,為何你做的工作這麼奇妙,只要輕碰觸身體,就可以這麼深入觸及人心?

阿努:身體工作的意義,在於平衡能量。這起源於羅夫按摩(Rolfing),著重在深層肌肉組織的按摩當你深入身體時,就能重新建立身體的療癒機制。而我所發展出來的工作,主要是讓埋藏在身體裡的緊繃獲得放鬆,尤其是因為衝突和悲傷所產生的身體緊繃。我從身體著手、切入,再回到情緒層面。